诺达快讯
·青州市畜牧局调研组到潍坊诺达药业进行调研
·来中兽药展览馆转一转 感受中医思维用中药
·外国学生来诺达药业参观交流
·热点 | 鲁中首个中兽药展览馆在青州建成
·中兽药生产基地进行清洁生产培训
·中兽医学专家穆祥教授、胡松华教授来公司调研
·潍坊诺达药业有限公司热情接待益客董事长一行
·潍坊诺达药业参加第七届“幸福蔚蓝杯”员工运动会
·热烈祝贺潍坊诺达药业通过知识产权管理体系认证
当前位置:首页>新闻中心 > 诺达家园

在繁杂的兽药市场,做好中兽药不容易

2018/9/25 11:01:35      点击:
近几年,随着消费者对食品安全要求不断提高,以及国家限抗、减抗令不断升级,不少兽药企业面临转型,中兽药成为很多企业青睐的方向。不过,在业内人士看来,中兽药产业发展固然有其天然优势,但也存在基础薄弱,发展面临瓶颈的问题。

近日,有关专家在接受《中国科学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兽药产业发展既要从理论研究、人才培养、资源发掘等方面夯实基础,也期待在管理和标准体系上“松绑”。

发展中兽药是大势所趋
近年来,为提高食品安全水平、减少环境污染,我国畜牧业提出“科学利用、逐步减用、严禁滥用抗生素”口号,对兽药的管理不断加强。在此背景之下,替抗药物的研发应用成为行业大势所趋。
中兽药是指在传统中兽医药理论指导下使用的药用物质及其制剂,我国使用中兽医药诊治动物疫病的历史有数千年之久,因具有增强免疫、促进增长、抗菌抑菌、防治疾病等功效以及天然、副作用小、无残留等特点,中兽药成为当下兽药行业转型发展的热门方向之一。
“近几年,我国蛋鸡养殖中中兽药使用比例就很高。”中国兽医协会中兽医分会秘书长、河北农业大学中兽医学院教授史万玉告诉《中国科学报》记者,比如,在诊治鸡气管堵塞以及以腺胃炎为代表的病因复杂、病原繁多的病害时,相比于使用抗生素或者化药,中兽药效果更为显著。
正因为中兽药具备种种优点,因而近几年,中兽药在行业内得到广泛关注,发展极为迅猛。据业内人士透露,目前我国有近2000家兽药厂,除了100多家疫苗生产企业,其他的兽药企业几乎都涉及了中兽药的生产。
然而,2015年之前,专门从事中兽药研发生产的企业还寥寥无几。
“毫不夸张地说,在2015年之前,中兽药是‘叫好不叫座’。”河北某兽药公司研发部经理李定刚告诉《中国科学报》记者,业内虽认可中兽药的功效,也看好中兽药发展前景,但是,很长一段时间内,鲜有企业真正从事中兽药的研发生产。
不过,由于政策风向标的导向和市场的倒逼,中兽药近几年成为行业热词,吸引企业纷纷涉足,呈现一片热闹景象。


两种理论体系的“纠结”
中兽药热闹起来,李定刚认为是一件好事。“确实有一些企业在踏实地做事,取得了一些进步;此外,大家一起来做,行业的影响和呼声也会大不同。”
不过,对中兽药的热闹,他又有隐隐的担忧。一时间大家纷纷涌入发展相对弱势的中兽药领域,在他看来不免有浮躁和急功近利的心态作祟。
“其实,做好中兽药并不容易。”李定刚向记者强调。
在他看来,中兽药其他药物的一大核心区别在于有没有传统中兽医理论的指导,“有其独特的理论体系,也是一门实践科学”,这决定了中兽药有不同的研制和使用思路。
史万玉也向记者强调了中兽药在思路上的不同——从中医的角度,一般认为药物主要依靠组合效应,相当于“团体作战”,每一味药材、每一种成分相互协同、拮抗,共同起效。比如,有些成分或许对具体疾病治疗没有起作用,但是却能发挥减少毒副作用的效果。
“用药是有效的、安全的,质量也是可控的,从中医理论来看,是可以解释清楚的。”史万玉说,“但是,可能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,就认为无法解释清楚是什么成分在起效。”
业内人士在采访中向记者反映,在目前中兽药管理中,尽管强调了中兽药在“传统中兽医理论指导下”的原则,但在具体的标准制定上,依然沿用了现代医学的评判标准。
以日前农业农村部发布的《中兽药、天然药物分类及注册资料要求(征求意见稿)》为例,其中一类兽药“未在国内上市销售的从植物、动物、矿物等物质中提取的有效成份及其制剂”就要求“从植物、动物、矿物等物质中提取得到的未经过化学修饰的单一成分及其制剂,其单一成分的含量应当占总提取物的90%以上。”
“我建议不要以成分来对中兽药进行区分。”史万玉表示,过于强调成分,有时适得其反。
以双黄连为例,按照成分要求,检测的主要是绿原酸、黄芩苷和连翘苷。史万玉告诉记者,市场上曾出现过这样的双黄连产品——成分检测全部合格,但是使用效果不佳。
“这些成分现在都可以化学合成,价格十分便宜,但是没有效果。所以,所谓的有效成分不一定是真正的有效成分。”史万玉说,由于标准是检测某几个成分合格不合格,很多不法企业就在其中“钻空子”。
同时,在生产上大规模使用中药的某一提纯成分不太实际,投入高而得率低;因而从成本考虑,合成药价格比较低廉,然而一旦合成,史万玉表示,“实际上还是走的化药的路子”。


夯实中兽药发展基础
“中兽药要想真正在实践中发挥作用,管理上不能太死。”史万玉认为,按照目前的标准,一些中兽药难以满足要求。比如,有的中兽药复方制剂由十多味药组合而成,效果显著,但如果按照明确成分要求,只能不断将处方“瘦身”,“最后成分清楚了,申报成功了,药效也没了”。
李定刚也表示,现代医学理论和传统中兽医理论是两个不同的理论体系,“目前依靠科学手段还很难阐释中兽药的物质基础和作用机制”。因而,建议“应分开管理”,针对中兽药特点建立制定一套评判标准和管理体系,在政策上更加开放包容,为中兽药发展“松开手脚”。
在中国农科院兰州畜牧与兽药研究所副所长李建喜研究员看来,现在业内不少中兽药的研发实际上也存在为药而药的“跑偏”现象。
他表示,中医先认识病,再根据病的情况配方制药;现在药厂则是先制出药,再投入实践应用。“不排除这样会研制出好的药物,但是相对来说,会走很多弯路,将中兽医理论和现代技术结合起来研发中兽药,可能效果更好。”
李建喜告诉《中国科学报》记者,目前中兽医对疾病的认识和诊断方法,还未适应现代规模化养殖模式的转变,没有跟上发展的步伐,是限制中兽药在实践中发挥作用的关键因素。
“从传统来说,中兽药的正确使用或者发挥作用都有中兽医理论作为指导,但是现在整个养殖方式发生了改变,变成规模化养殖,疾病发生呈现群体性特征。怎么用中兽医去诊断,以及拿出辨证、实证的方法或者是科学可行的方案,还需要我们开展大量的基础研究工作。”李建喜说。
人才缺乏也严重制约中兽药产业的发展。据了解,上世纪90年代,全国取消了中兽医本科教育,目前来看,中兽医人才方面存在断层现象,中兽药产业发展人才紧缺问题比较突出。在采访中,业内人士均呼吁进一步夯实人才基础。据悉,目前河北农业大学、西南大学等高校开设了中兽医方向,以加强后备人才的培养。
此外,在李建喜看来,中药材资源也是制约中兽药进一步发展的因素。受制于中药材资源的有限性以及随之而来的成本问题,养殖企业使用中兽药受限,制约产业进一步发展。因而,李建喜建议,应该进一步加强中草药资源的挖掘与利用,以及对经典复方二次开发。
李建喜建议,兽药企业和科研单位紧密合作,加强对中兽药生产加工技术工艺及装备研究,“通过理论和技术的紧密结合,达到中兽药防病抗病节本增效的目的。”另外,他还指出,加强中兽医防病技术人员培训,也是解决中兽药产业高效应用最后一公里的重要举措。
“目前,无论是研究基础还是人才基础,仍然比较薄弱。”李定刚说,正因为基础仍然薄弱,所以希望对目前热闹的中兽药产业少一些“过度关注”“过分炒作”,“中兽药的发展很有前景,但需要大家踏踏实实地作出自己的贡献”。